www.86488b.com ∠  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www.86488b.com >
向太:我一直在等待周星驰的公开澄清
发布日期:2019-05-15 23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年吴孟达说,当年接拍《功夫》时因不幸遇上非典型肺炎的疫情,电影延期开拍,加上自己接了其他的电影工作才令合作告吹。《少林足球》后再沒有合作的李力持说:“他永远是我的喜剧之王。“而莫文蔚更公开力挺周星驰:“不管外界如何评价,我都不会理会,会一直支持周星驰。”

  向太强调,自己从来不想炮轰某人,她只是想等来周星驰的一句解释和道歉。“要不就现在出来澄清一下,我什么都可以忘掉”。

  编者按:向太因在2014年发文回应《为什么这么多人黑周星驰》一文而被内地网友所熟知。提起向太,无法绕过的便是她与周星驰之间的恩恩怨怨。在《封神传奇》上映前夕,向太对新浪娱乐讲述了她和周星驰以及众多圈内好友交往的点滴,还回应了围绕在她身上的那些争议。面对诸多非议,笔者也将尽力还原一个真实的向太。

  新浪娱乐讯初见向太陈岚,是在她所下榻的酒店里。一间普通的酒店套间里,她和向先生正与电影《封神传奇》的宣传团队开策划会。据工作人员讲述,这样的场景在宣传期是常有的事,不同于许多出品公司老板,对于电影宣传的每一个环节,她都亲力亲为绝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  对于向太心直口快的耿直性格,笔者早有耳闻。毕竟,作为娱乐圈风口浪尖上的人物,她随便发一条微博便能引起一场“腥风血雨”的网络口水战。然而在采访过程中,笔者还是被她所释放出的真实和热情所感染。在会议室的一角,我们开始了这场长达四个小时的采访,面对记者略带侵犯性的问题,她也直言不讳、娓娓道来。

  向太始终强调,自己从来不想炮轰某人,她只是想等来周星驰的一句解释和道歉,“我希望他能站出来直面媒体,只要他出来澄清,我可以原谅他。”

  作为朋友圈的“点赞狂人”,向太的微信里有1268位好友。不管是认识多年的娱乐圈老友,还是刚刚加上的记者和宣传人员,她几乎能做到给每个人的每条朋友圈点赞。她玲珑而周全地对待每一个旧友和新知,多年积攒的好人缘在热映中的《封神传奇》上爆发,半个娱乐圈的鼎力支持几乎打破华语电影宣传记录。这是中国星休憩了十年后重启电影业务的第一弹,李连杰、梁家辉、古天乐、黄晓明、范冰冰、Angelababy等等演艺界大咖都来出演了。李连杰是向太多年挚友,黄晓明是给向太磕过头认的干儿子,范冰冰多年前获得中国星出品的《河东狮吼》里的一个角色,这次在舒淇没档期的情况下挺身救场,被向太称为义气儿女。

  提起向太,绕不过去的便是周星驰这个话题,www493333com开马,从合作伙伴到口水之争,性子耿直的向太始终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,“我们跟这么多人都这么好,对周星驰先生也是肝胆相照,却从未想过会落下如此结局。”

  《封神传奇》上映后,向太首先想澄清这样一件事——“之前我在《封神传奇》首映礼上说‘欠电影票’的梗被盗用,人家说我暗讽周星驰。我其实不是针对谁,我讲的是事实。大家讲的欠票,其实是欠电影公司老板的票,不是欠演员的票,演员是收了片酬的。周先生一直强调我们在以强欺弱,强迫给他70万的片酬。事实上,他的第一部是30万,第二部是70万,后来就一直往上涨,跳到了200万、400万、800万,1000万,1200万,最后一部是1500万。在香港电影世道最不好的时候我还给他1500万,而且我从来没有要他给个友情价,他要多少我就给多少。直到最后一次他开价1700万,我说你走吧,我实在请不起你了,就没有合作了。从这点讲,我和他之间绝对算是和平分手。”

  谈到与周星驰的初次合作,向太坦言,第一次见到周星驰的时候,他很有礼貌也很好笑,总是会做一些滑稽的动作,整个人都显得幽默又有趣。那个时候李修贤签了他,所以带他去找向生向太拍戏。向太透露,周星驰当时不红,李修贤到处求别人给他机会,自己确实是给李修贤面子,决定捧他。在那个年代且对于一个刚出道的新人,周星驰的片酬的确不高。向太不能接受的是,李修贤带周星驰入行、为他铺路,他却用金钱来衡量这些不可估价的机会,还说李修贤在贱卖他。向太直言,现在李修贤提到周星驰,都会忍不住讲脏话。

  说起周星驰与杜琪峰、陈嘉上等导演的合作,向太也记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往事。向太回忆道,杜琪峰拍的《审死官》当年帮周星驰创造了票房纪录,结果到了拍第二部的时候,周星驰就开始有些不把杜琪峰放在眼里,改杜琪峰的档期,杜琪峰也觉得很过分;拍陈嘉上导演《逃学威龙》的时候,周星驰还试过到了片场临时决定不开工,要求编剧把剧本改到他满意为止,让剧组几百个人等他。向太觉得,剧本不行可以提前沟通,但是要几百个人在现场等着修改而不能开工,确实有些过分了。

  还有一件让向太很气愤的事情发生在周星驰帮王晶拍《千王之王》期间。向太透露:“《千王之王》是王晶自资的,请周星驰去拍。那个年代,他就要价一天一百万。王晶同意了,他又说自己只拍十天,王晶就给了他一千万。但是,周星驰不管九点还是十点开工,下午三点就收工了,而且还用朦胧的眼神去拍戏。然后有一天王晶受不了,就说你明天不用来了,钱也不用还给我,只要首映的时候到就好了。首映的时候有赞助商,就指定明星一定要到场。结果周星驰一直就不肯去,王晶还让制片去求他,去跪他。他最后跟制片妥协说,只到三分钟。我和王晶私交很好,那天我有去看首映。我进场的时候他们说周星驰非常过分,真的只来了三分钟就走了,这就相当于拿了四百万只站台三分钟,放在现在的电影圈也几乎是闻所未闻的事情。再怎么着,就算念及老友旧情也要也站个十到十五分钟,把场面做完吧?”

  向太感慨地表示:“从导演到编剧到出品人,所有合作者都给周先生提供了充分的空间与自由。在我们这边和很多前辈身上他都学到不少东西,包括已过世的编剧黄炳耀,还有知名导演杜琪峰、刘镇伟等都教过他不少,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成就后来的‘星爷’。我觉得,人不可以不念旧情、更不可以贬低有对自己有恩的人。所以,我一度在思考当年选择捧他这个决定是否正确。”

  谈到此处,向太表明,说这些并不是想诉苦,也不是想博得大众的同情。“说实话,关于金钱、欺骗、背叛,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。就算不是在娱乐圈,寻常市民也常常会经历这些不好的事情。但是,他指责我涉黑、违反法律和道德,这是让我坚决不能接受并且一定要站出来为自己发声的事情。”向太情绪略显激动,眼角有些湿润。

  向太记得,2014年9月,是导演尔冬升把那篇文章(注:指的是《为什么这么多人黑周星驰》)发给了自己,文中指出周星驰之所以多年来移民加拿大失败,是因为向太一家涉黑。“尔冬升叫我别生气,可是我怎么能不生气?印象中他从九几年就开始搞移民,一直到2000年还在申请,前几年还委托自己的律师找我的律师帮忙,让我们帮他。当时加拿大政府说他涉黑,他说是因为拍了我们的戏,才移民失败的。我觉得这样就有些不讲道理了,那么多人拍过我们戏的人都成功移民,就他一个人不成功?我想了很久也想不通,为什么他要这么说!”

  为了逃避检查,王某打算将脱水重新结晶后出售,还未出手就被民警抓获。近期,海淀公安分局禁毒中队破获一起特大涉毒案件,抓获涉案人员4名,起获固态、液态1公斤。这也是近年来本市破获的首起涉液态毒品案件。

  最初李嘉欣成婚第二天就被人拍到到会商业活动,不由让很多人都联想到了“虽嫁入豪门但没获经济来源”的风闻;除此之外,香港媒体还曾拍到许世勋与儿子的前女友(刘嘉玲)和前妻(何超琼)碰头,一时间“公公许世勋仍是接受不了儿媳李嘉欣”的说法又喧嚣尘上。

  关于涉黑的传闻,向太也做出了郑重说明:“必须要声明的是,我们是不是黑社会,政府是知道的。我们爱国爱党,不管国家有什么困难和需要我们都是第一时间站出来的。事实上,当时90年代黑势力入侵娱乐圈的时候,我们也是受害者。当年周星驰和我们的签约价是1000万,而他对外要价则是1800万以上。黑社会就觉得跟我们或者邵氏借人更便宜,他们到处打电话跟电影公司借明星用,还在我们公司门口开了一枪,鸣枪警告。加拿大政府说他涉黑,我不知道他们掌握了他什么证据,但我知道他曾经答应过一些有黑道背景的人拍戏,他曾经讲过,因为大哥有帮他解决过一些困难。”

  那篇文章出现没多久,向太就在微博回应过,她坦言自己其实一直在等待周星驰的公开回复。当时周星驰曾委托某报纸的编辑给向太私底下道歉,但向太坚持需要的是公开的澄清。“因为那篇文章所有人都看过了,他跟我私下道歉没用。这就像,有人在体育馆当八万人的的面打了我一巴掌,然后回家私底下跟我说不好意思,刚才打太大力了?关于这种抹黑,我需要公开的真诚道歉。”

  2014年的风波在“挺周派”和“挺向派”网友的网络口水战中不了了之,而时隔一年多之后,2015年在电影《美人鱼》的宣传期内,这些具有导向性的新闻和言论又再度被媒体和网友拿出来翻炒。对此,向太直言不讳自己的愤怒:“今年年初《美人鱼》上映的时候,我还去问宣传公司发布会的情况如何。开玩笑说,我在北京,我也会去。其实,当时的我真的非常想上台当着媒体的面质问周星驰。但我思前想后,不想让他难看,所以就没做这件事情。”

  其实圈中有不少人同时认识向太和周星驰,这么久以来,也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会帮忙说一下这件事,但向太表示,从没有一个人带回来周星驰的任何回复。这种躲避的态度让向太很伤心,她想起刚刚打入内地市场时,那时的周星驰没什么人认识,国语也不好,都是自己带着周星驰在内地跑宣传。

  向太再一次提出了自己的要求——“我希望周星驰能公开澄清几件事:第一,我要问他是不是欠我的钱?第二,说我们涉黑,请指出我们涉黑的证据?第三,他拍我们的戏,是不是从头到尾只拿70万的价码?这不是斤斤计较,而是希望可以还原事实。我和我的家人,需要一个公开的道歉。”

  凭仗着手上近8000万股亚马逊股份,贝佐斯(Jeff Bezos)的净资产一直在增加。最近,这位亚马逊的创始人乃至以1370亿美元的身价逾越了比尔·盖茨,成为全球首富。



Power by DedeCms